“上海模特招聘”在夜场工作的那些日子 

2020-06-18 168
“上海模特招聘”在夜场工作的那些日子
 
 
 
 
一个读者在后台给我讲了她的一些真实的故事,她希望我可以把这段经历写出来。她想说:灵魂远远比物质重要,也千万别在冲动的时候做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情。她是不幸的,也是幸运的。
 
1
 
婉妮(化名)说,她大学上的是一所三流的艺术类院校。她不知道像上戏、北电、传媒这些学校都什么样子。但是像她在的学校,出社会后混的特别好的人很少,能在地方台做个播音员也是不错的选择了。当然,偶尔也会出几个三流的小明星,可是概率真的是大浪淘沙一般的低。(为了叙述方便,以下采用第一人称)
 
 
像我们这样的学校,学生之间攀比之风很严重。艺术类学校的学生,很多家境还是不错的,毕竟艺术类院校的花费要比一般的学校高一些。而且在考艺校之前的各项开销也是笔不小的数字。当然,也有一些家境比较差的,或者很努力,或者在金钱的诱惑下沦落的更彻底。谁找了个富二代男朋友,谁找了个有钱的大叔,在我们眼里慢慢的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而我,偏偏属于中间的,加上我个人也不是特别在乎物质,所以平静的生活一直持续到了大三,直到遇到了我当时的男朋友。
 
我们家境类似,又属于比较乖的性格,所以在一起半年都没遇到什么太大的问题,平平淡淡,但是也有很多小温馨小感动。然而,一次意外,我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我问他怎么办,他很紧张,说孩子肯定是不能要的。虽然,我自己也没打算要。但是听到他那样说心里还是挺难过的。孩子没了,他开始也对我挺好的,但是没过半个月,一次翻他手机,我才知道他一直还有别的女朋友。我和他闹,他却平静的说,我们分手吧。他和她从小一起长大,而且她父亲在当地很有权威,他不想失去她,更不想失去这个依仗。
 
那个时候的我,多单纯呀,怎么会想到感情之外还有这么多复杂的事情。我软弱过,求过他,可是他还是坚决的分手。那段时间,我的精神是崩溃的。我之前所有的认知和价值观在我的面前轰然倒塌,我不知道该去相信什么,而自己的人生和感情该何去何从。
 
甚至,我会极端的觉得,是不是我更有钱,更有能力了,就可以控制这一切的发生,我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两个月。那个时候,学校各种发传单的很多,尤其什么会所招聘公关。我打电话过去,接电话的人说叫他牧就好,声音很好听的男人,他说只是陪人喝喝酒、唱唱歌,至于别的,那要看个人意愿,完全不会强迫。他说我要过去可以找他。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想的,然后就鬼使神差的去了。
 
 
牧之前在电话里说过,这个会所有背景,不用担心会被查这样的事情,个人信息也是很安全的。第一次过去心里还是有点紧张,当时差不多下午5点左右,夕阳刚刚倾泄下来,那是一座5层的像别墅一样的会所,很大,外表的装饰也是金碧辉煌的,在夕阳的映衬下更加的金光闪闪。门口有两个保安,不是带来的人,不认识的不让随便进。我说是牧介绍来的,然后他们对讲机叫牧下来,他才把我带进去。
 
牧说,他是公关一部的负责人。我原来以为,所有的妈妈桑应该都是女的,没想到还有男的,还是个很帅气的男人。他上下打量了我一番,问了一些我的基本情况,对我说:学生气很浓,不过现在这样的很受欢迎,交1000押金和衣服钱,然后去开工吧。我说没钱,他说没事,你先去,完了挣钱了再扣。
 
我就这样被带到了更衣室和化妆间。给发的衣服都是统一的,裙子很短,抹胸,下边刚刚能遮住臀部,然后是十厘米的恨天高。换好衣服去化妆,已经有很多人在那里排队化妆了。化妆师是外聘的,需要另外付费,一个人40,如果要贴假睫毛另算。我说随便化一下就好了,旁边的姑娘都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,她们都一直让化妆师画浓点,化好看点。
 
化好妆后,我们就开始在休息室等着。大约晚上8点的时候,有人叫我们排好队出去,然后我们十几个女孩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。在我们进来之前,刚刚出去了一波女孩。屋里坐着六七个男人,大多大腹便便的样子,看起来,差不多都是40岁左右的样子。我是最后一个进来的,门口我正对面拐角坐着一个很年轻的男人,看起来30岁左右,个子很高,有1.85左右,不清瘦,也一点不胖。我看了他一眼,发现他也在看我,他留下了我。
 
4
 
其实从他看我的那一刻,我就知道,他一定会留下我。
 
看得出来,他们这波人都是这的常客,刚坐下,很多人已经开始动手动脚,很多姑娘也欲拒还迎的推搡,但是只要不过分,大家也都笑着陪。他们也爱灌姑娘们喝酒,姑娘们也不推辞,进来之前就听说,酒水是有额外提成的。喝的多,自然消费会高。
 
我在他旁边坐下,他问我叫什么,我说百合,他说真名?我说:艺名。进来之前,牧说来这里的每个姑娘都是互相称呼艺名,他让我取一个,我随口说百合。反正听起来还是比她们那些小红小丽要好听许多的。
 
他说,你叫我宇哥吧,我肯定是年长你几岁的。你不用怕,我不会为难你的。我们聊聊天,唱唱歌就好。他看出来我强壮镇定背后的紧张,问我是不是刚来,我笑笑,今天第一天,你是我的第一个客人。他说,刚在人群中就看到你不一样。你还有点像我初恋。我笑笑,没再接话。
 
过了不久,一个妈妈桑过来了,大家叫她柳姐。敬了大家酒,看得出来,她和一个刘哥是老相识,然后调暗了灯光。让大家跳舞,就像我们平时两个人跳交谊舞一样。只不过大家其实也根本不会什么舞步,不过是抱着在舞池里摇摇晃晃而已。宇哥很绅士的抱着我,不同于那些趁机揩油的大叔,宇哥始终没有过分。但是接下来的事情,还是颠覆了我之前的想象。
柳姐大家脱掉上衣,将裙子褪到腰部,我以为我听错了。可是看到很多女孩都乖乖脱下上衣。有个别不脱的,柳姐开始说第二遍,说不要让我再说第三遍,听她的语气,已经明显不太好了。我始终没动,旁边的女孩开始小声劝我,赶紧脱了吧,不然你今天很难走出这个门。
 
虽然我来这里,有点刻意践踏自己,可是在十几个人一群男男女女中脱衣服,确实不是我能想象到的,内心也很难接受。可是,那个时候,真的挺怕的,也胆小,挣扎了下,柳姐过来还是把裙子褪到了腰间。宇哥帮我又穿回去,但是那个领头的刘哥瞪了他一眼——www.shanghai-yc.cn

版权信息

上海高端佳丽模特招聘vx:19521313521 版权所有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19521313521
联系电话:19521313521(微信)
联系地址:上海高端佳丽模特招聘
网站首页
联系我们